晏叽

我可能是脑子有了问题才产粮,所以不要管我。

[雷安]ABO/掠夺者【0~2】

#我是一个取名废,撞名的作品也许有很多

#主雷安

#私设异国双皇子,安莉洁安哥同父异母

#emmm其实老早想写这个设定了,老福特的更新皮到爆炸,不过正因为没人注意我就能投了(警告:文笔超渣)

【0】

随着哭啼的婴儿渐渐缓和的声音,威严的君王,用犀利的眼神死盯着那尤为澄澈的碧色双眸。

这是,以权力为尊的世界……Omega…呵

“带皇子,回去休息。”疲惫的按了按自己的鼻梁,他似乎有些憎恶这一系列所谓奇迹的变故了。

他本来就时日不多了,要怎么面对敌国那一群强大的怪物,危言耸听的大臣?简直是一群魑魅魍魉……

不过可能,他还有一次机会……虽然所有的人都会在出生时决定第二性别,但柔弱的女性,因为天生没有强硬的体魄,所以会勉强比旁人迟两个月。

苍老的手掰弄着指间缀蓝晶的戒指,灰暗的眼神沉淀在昂贵的蓝宝石闪耀的光辉下。良久,转身去了侧妃的寢宫。

【1】

庞大空荡的宫殿里,窗外的光照射在斑斓的玻璃中,如海一般飘荡在地板上。皮质鞋奔跑的声音,清脆的接连在厅中荡起了回声。

安迷修喘着气,微微扯了扯高领,一个箭步拉回了安莉洁。

“今天是你的加冕仪式,就听这一次话,这几天是很重要的,知道吗?”暖色的发丝缠绵着空中的彩色,碧眸好像也染了些颜色,几乎对着安莉洁放满了光彩。他微微无奈的神情带着几许恳求。

嗯,回来了,安莉洁这样想着,这是她的哥哥。

“可是”安莉洁仰头,神情不变“我不想当女王。”

这几天安迷修的态度都很奇怪,从小到大他就是温柔待人,对她几乎是无微不至,宫里的风评从来没差过。可最近,却总是有意的避开目光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她知道,她要当女王了,即使才八岁多,而且连第二性别都没有分辨出来的奇怪的公主,就这样被推举上了王位。

而他的兄长,皇兄,他的哥哥,对她疏远了很多。

她能察觉到冥冥之中不是因为她的加冕仪式。

为什么?

安迷修似乎被她的言论难倒了,食指节抵着下巴,稍微凑的近了点“安莉洁如果不参加加冕的话,所有人都会很难做,父王也许会把我赶出去呢。”

安莉洁倏的提起了裙子,水蓝色的长发擦着安迷修的手臂顺势滑过,看样子是要回去了。

安迷修苦笑了一声,望了一眼王室寝宫的位置,紧跟了上去。

【2】

“帕洛斯,你说他死没死啊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你把他捡回来干嘛?”

“在街上的时候他穿的是骑士甲,那些要死要活的骑士哪有那么容易流落街头啊,我就把他的甲扒了,买了几斤肉回来~对了,还有他的马!等他醒来了,我再问他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可以找到值钱的东西!”

一声清脆的爆粟后,鬼哭般的嚎声刺激了安迷修的神经,碧色的双眸陡然睁开。

帕洛斯叉着腰,扬了扬头示意还在鬼哭狼嚎的佩利“喏,醒了。”

佩利猛的一转头,突然跳上去扑向了安迷修。

眼神惺忪的安迷修本能的双手交叉扛上。佩利大囔着“肉”,可安迷修却被刺震耳欲聋,咬紧了牙关,手一松,抽出凝晶劈出了刀刃。黑色的假影分身闪身替佩利挡下了这一刀,再一次冲向安迷修。

已经清醒的安迷修眼看寡不敌众,急速倒退着劈下了流焱,分身消散。

“身手不错嘛。”帕洛斯玩味的打量着安迷修,佩利则龇起了獠牙。

帕洛斯安抚的拍了拍佩利的头,发出一串笑声。

帕罗斯的笑并没有缓和气氛,安迷修警惕的举起双剑,观察着周围的情况。

“你们……是什么人?”

【ABO】掠夺者

emmm这个是世界背景设定,碰巧看到的朋友欢迎帮忙处理bug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以权力为尊的世界,人们同样贪婪自弃,却总信奉着神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个大陆,有无数个小国大国,原本应该战乱纷争的土地上,却降下了奇迹。火药的气味慢慢淡去,每个人仿佛天生神力,人类的身上开始激发出一种奇怪的信息素,导致他们天赋异禀——火焰,海啸,寒冰,这个地方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摧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整个时空的生物链彻底断了,世界在尝试弱化人类,是人类的一再反抗,一次异变,导致生出了三种性别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Alpha是标准的雄性,不能生子,是只被削弱一点的幸存人类,目前很多

         Beta是稍微情况较好的人类,但被削去了生子技能和一半天赋,有极少的可能性能产子

         Omega对他们来说,算是最不幸的了,天赋基本上被削弱光了,和始人类(这里指神力降临之前的人)没什么两样,但Beta的生子能力似乎都跑去他们身上了一样,Omega成了标准的雌性。

占tag道歉=~=

我好担心自己有没有买盗版……总之照衣大大真的是全能。

继续产粮吧,我还有钱!

实际上不到50了(不)

看到城里最近流行改图,我这个乡下人有点心情复杂

然后我的政治课本就遭殃了。

其实忽然觉得……还蛮好玩儿???

然后p3,我是真的觉得汪叽是不用涂对话框的……

改图后的我发觉自己有点毛病,果断躺床上了(=﹃=)

【仙报】天官八卦向你赐福,真的一点禁忌都没有

*全文主风情,花怜,双玄向(一丢丢君梅)
*处女作文笔渣,画风基本上是黑粉了。。
*设定貌似是重建仙京之后

仙京重建已经很久了,不同于改朝换代,却基本上沾染了一些凡间的习性。

例如报纸。

仙京的报纸,可不是一般的报纸,一定要给它取个名字吧,叫仙纸也不行。

灵文从一大堆的批文中探出头来:仙报?

当即一拍即合。

天上的神官本来就八卦,有了这仙报,还不怕没话题?

四景和四害已经过时了,现在流行的是当代巨阳将军妻小跟着别人跑了,但巨阳殿却没有倒闭的事。

“我操了,我真的是操了!”

谁知道巨阳将军脾气那么大,是不是因为这件事?

听说玄真将军天天与他大战三百回合,若不是仙乐太子从中劝解,仙京恐怕又要重修了。

也有人说,玄真巨阳有断袖之癖,想已有数日,否则早已拔刀相向。

仙京现在还没有帝君接替掌管,仙京自然是一团乱糟,那几位风水地师……不提也罢。

遥想当年文官柱梁,却成仙京罪人……

诶诶诶,灵文来帮我处理堆批文!太感谢你了!

风师娘娘当年功德不尽,人缘甚广,当真是性情如风,现却沦为乞丐在凡间讨饭为生……

呀,青玄又上仙京蹭饭啊?

中秋宴上十甲斗灯,更是精彩!

“杰卿……”     “娘子……”

“掐掉掐掉!快给我把帘子拉下来!”“散功德啊啊啊啊!”“噗!”

斗灯?三千灯盏第一甲,鬼王的宠妻可是出了名的!

总之,物是人非啊…

……

“呵呵”慕情翻了个白眼,“我能现在就和你拔刀相向。”

“我操了,我真的是操了!到底是谁弄的这种报刊?!”风信怒目圆睁

“你闭嘴……你再说这话,你就等着我们两个出门逢人拜喜糖吧,巨阳将军!”他又狠狠的倒了个白眼。

风信果真不再说那句话,但这两个人又开始拆了起来。

“老规矩,不要吵了(接个龙吧)”

凡间

“明…贺兄,我要去一趟仙京,太子殿下摆了宴……”

“我跟着去。”

“……??”吃米吃面?

隐居

“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可真独特……”君吾浅笑着观察仙报的动机,摩挲着刚好的伤口,叹道。

梅念卿转头看了一眼:“太子殿下,搓麻将吗?”

“……还是算了吧。”